密涅瓦的猫头鹰

一个疯子
与西皮狗

【龙獒】爬行动物

降落樹:

#


时间旅行者/年龄变化


没有大纲/写哪是哪


#




张继科半夜被热醒,听见有人轻轻开门的声音,正准备翻身,就被人从背后抱住。




“被我吵醒了?”




马龙声音迷迷糊糊的,温热的鼻息吐在他耳廓。




“是热醒的。”




“怪不得不穿衣服。”




张继科握着马龙的手,翻过身一寸寸亲吻他的五官,用嘴唇判别他的轮廓。




他笑道:“你瘦了。”




两人在黑暗里缠绵了一阵。




“饿吗?我去给你炒碗饭。”




他坐起身去开灯,随手取了运动短裤穿上,马龙躺在床上看他。




“你什么时候学的炒饭?”




“上个月。”




马龙还想问是跟谁学的,炒的饭咸吗,这段时间还学了什么,认识了什么朋友,但他没有开口。




张继科光着膀子站在灶台前忙活,汗水黏了一层,他专心地往锅里倒酱油。




马龙抱着双臂倚在墙上,笑眯眯地看着他。




“哇加这么多不会咸啊,你到底会不会炒饭啊。”




张继科气笑:“你要不自己来啊。”




炒完的时候还是焦了些,张继科抱怨是马龙打扰到他了。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张继科撑着下巴看着他把最后几粒饭往嘴里送。




张继科打趣道:“这么饿,这次不会是从中世纪来的吧?”




马龙放下筷子,问:“你有多久没有见到我了?”




张继科没回答,替他收了碗筷,往厨房走。




马龙跟在后面,在水池前揽住他精瘦的腰身。




张继科看了一眼客厅墙上的电子日历,轻声说:“今天正好两年。”






马龙探上前亲吻他的时候,他的手还没有离开碗筷,水流击打在他胳膊上,哗哗地响。




然后马龙扯下张继科那条因为匆忙套上、而穿反了的运动短裤。




张继科趴在灶台上,在被顶得一片迷茫中,去拽马龙的手,十指交叉,让他紧紧地抱住自己。




马龙喘着气,靠在他肩上说:“我还在。”




后来在床上又来了一次,两人都疲惫得不想去洗澡。张继科侧着身子抚摸马龙的眉骨,问道:“这次从哪里来?”




马龙快要睡着,没有答话。




张继科关上灯准备睡下的时候,马龙才迷糊着说:“从我们大学的时候。”




……




张继科蹲在商场的冷气出风口下玩手机。




马龙一手拿着一个甜筒赶过来。




张继科仍埋头奋战:“你先拿着,等我这把玩完。”




马龙挨着他蹲下来,仰着脑袋看头顶的大屏幕。




屏幕上金色的长发飘逸。




张继科眼睛仍黏在手机屏幕上,头歪过去小口咬了一口冰淇淋。




“喂,这个是我的。”




“有什么关系啊,你再吃点我的就抵消啦。”




“不是这个意思......”




话没说完,原本跟他们一起的两个女生从一家店出来,看了他俩一眼,没说话,转身朝另一家服装店走去。




张继科跟在后面,找到了新的冷气出风口。




战争仍在进行。




马龙便也换了一个位置看大屏幕上的金色长发。




看得入神,两人就着一只甜筒吃,冷气呼呼地吹,另一只融化的冰淇淋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




战争结束。




张继科放下手机。




他也昂着头陪马龙看大屏幕的广告。




看了一阵,他说:“有什么好看的,想买这个牌子的洗发水吗?”




马龙说:“不是啊,这个女明星明年就要出车祸毁容,我还挺喜欢她的。”




张继科拿过马龙手里的冰淇淋。




“鬼信你的话啊,你那么会预测不如预测一下我们接下来会做什么?”




马龙突然问道:“继科儿,我们是来做啥来着?”




张继科想了想:“学校联谊活动,陪配对的女生逛街。”




两人都沉默了一阵。




马龙笑了一声。




他说:“继科儿啊,你有没有想过在她俩之中选一个?”




张继科耸耸肩。




马龙看了他一阵,说:“要不我们私奔吧。”




吧嗒一声,马龙低头看,原来是张继科松了手,冰淇淋掉在了地上。




大屏幕上开始播放纪录片。




爬行动物从两栖动物进化,离水登陆,用肺呼吸。




也是第一批摆脱了水,适应陆地环境的生物。




接着体型庞大,牙齿尖利的那一类占领了地球。他们奔跑穿梭在森林里,不知所措,撞击末日。






TBC.



评论
热度(76)
  1. 密涅瓦的猫头鹰阿鬼理发店 转载了此文字

© 密涅瓦的猫头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