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涅瓦的猫头鹰

一个疯子
与西皮狗

【獒龙獒】青春残酷物语 4

墙纸:

张继科傍晚收工,走到街口。

地上咕噜噜滚了个橙子过来。

他弯腰捡起橙子,马龙把警帽携在肩上,俯身帮一个穿着灰衫的老妇人一粒一粒地捡起滚了满街的橙子。

他直起背,看到了张继科:“你收工了?”

张继科把橙子交到他手上:“你下午不是休息?”

马龙说:“我师弟下午跟女友去拍拖,和我调休了。”

张继科点点头。

马龙回身把一网兜橙子交到老妇人手里:“王阿姐,你的橙子啊,拿好了,过马路的时候小心一点。”

被叫做王阿姐的老妇人点点头,大声说:“谢谢你啊,龙sir。”

张继科和马龙并肩坐在711门外喝奶茶。

张继科说:“她年纪很大了啊?”

马龙说:“快八十了吧。”

张继科说:“那你还叫他阿姐啊。”

马龙说:“她开心听人家这么叫啊,有什么关系,反正叫一叫我又不会吃亏。”

街口有个穿着短裙的女孩子牵着只红色气球过来同马龙打招呼:“龙sir,多谢你帮我奶奶捡东西啊,这只气球是她叫我送你的,多谢你啊。”

马龙说:“阿敏,不用这么客气,大家街里街坊,举手之劳而已。”

阿敏说:“今天我老豆带了烧鹅回来加菜,我奶奶叫我问你有没有空,去我家吃饭啊。”

马龙说:“还没有收工啊。”

他站起来,戴上警帽:“我还要去巡街啊,下次吧。”

女孩子走远了。

气球还挂在马龙手上。

张继科问:“她喜欢你啊?”

马龙说:“她在隔壁街开玩具店。”

张继科说:“你喜欢她吗?”

马龙说:“我去买便当啊,猪排吃不吃?”

张继科想了想说:“吃。”

张继科拎着便利店的塑料袋,马龙牵着只红气球,并肩回家。

天色暗了。

马龙在玄关开灯,灯泡劈劈啪啪,冒出三亮火花,又暗了下去。

张继科咬着烟去走廊看电闸。

回来的时候看到马龙正弯腰从冰箱里拿啤酒出来。

他俩围着张旧圆桌头顶头的吃711买的便当。

那只红色气球横在俩人之间,飘忽不定地碰触着天花板。

马龙吃了两口,撩起眼皮看了眼气球。

再吃一口,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

张继科问:“干嘛?你好喜欢这只气球啊?”

马龙说:“没有啊。”

他咬了一口猪排,又说:“不过我小时候总是想,要是气球一直往上飞的话,会不会飞到宇宙里去。”

张继科把自己便当里的猪排夹给马龙:“它都飞不出这间公寓,怎么会飞到宇宙里去?”

他这样说完,客厅里的电话忽然响了。

马龙起来去接电话,对方口音很重,夹杂着几句金边口音的柬语。

他听了两句,回头喊张继科:“找你。”

张继科放下筷子,几步走了过去,拿起听筒。

马龙坐回圆桌边吃饭,时不时地抬头看看天花板上的气球,或是张继科在听电话的背影。

到马龙吃完了便当。

张继科挂了电话,复又坐回他对面。

马龙的啤酒还剩一点,他用手指百无聊赖地捏着金属罐,漫不经心地问:“怎么了?”

张继科扒着饭,鼓起两边腮帮,含糊不清地说:“我妹妹死了。”

马龙指尖一滑,啤酒罐噗嗤一声弹了出去,咕噜咕噜滚到地上,惊醒了趴在沙发上打盹的猫。

张继科咽下了嘴里的饭:“她病的很重,一直筹不齐手术钱,还欠了医院一大笔钱。”

他想起了什么:“明天早上我去一趟银行,你还是顺路去渔具街,帮我跟陈太太请个假。”

马龙回神:“去银行干嘛?”

张继科说:“我昨天有寄钱给她,现在她死了,那笔钱没人收,去问问银行什么时候能退回来啊。”

他说着,点起支烟,轻轻地吸了一口。

马龙看着他的脸,过了半天才说:“好。”


马龙第二天绕路去银行。

张继科正坐在大厅里排队。

他拎着个三明治,坐到张继科身边:“周末早上银行人都好多。”

张继科说:“你怎么来了。”

马龙说:“我在这条街巡逻啊,正巧看到你了。”

他说:“你有没有吃早饭?我买了三明治。”

张继科接过三明治,打开包装,咬了一口,忽然说:“我妹妹一点都不像我。”

马龙一怔。

张继科说:“眼睛很小,胆子也很小。”

他说:“我们一直没见过面,后来有一天有人跟我说,她是我妹妹,她生了很重的病,我得去救她。”

大厅里人声嘈杂,马龙静静地听着。

张继科说:“她跟我说她想去欧洲念书。”

他笑了一下:“其实她连中学都没有念完。”

喇叭里念到了445号。

张继科看了眼手里的号码纸:“到我了。”

他站起身,却听马龙忽然问道:“那你现在还去欧洲吗?”

张继科回头看了他一眼:“谁知道呢。”


马龙在警署里遇到了陈太太。

她涂着大红色的廉价口红,坐在办公室里大声地抱怨。

马龙站在走廊里看她。

过了一会,有人带着她进了电梯,电梯一路往上,停在了重案组那层。

马龙走进办公室,许昕正焦头烂额的听着电话,看他进来了,扣了电话:“刚才你房东太太过来了。”

马龙问:“她来做什么?”

许昕说:“不知道,好像重案组找她。”

马龙皱眉:“找她?”

许昕说:“肯定是为了渔具街哪个案子啊,要不然呢?”

他神秘兮兮:“你说,这都好几天了,重案组一点消息都没漏出来。”

他说:“到底是意外还是他杀,秦sir那里,总得给句话吧?”

马龙说:“不管是意外还是他杀,都不归我们EU管。”

许昕看着他:“不是吧师兄,我们当差的啊,难道不该以保护市民为己任吗?”

马龙说:“死的是个黑帮大佬啊,如果是意外那还好说,如果是他杀。”

他顿了顿:“你嫌日子过的太太平了啊?真不怕引火烧身?”

许昕撇了撇嘴:“我知道啊,你最会明哲保身了。”

马龙说:“你别忘了,我的梦想是……”

许昕打断他:“平安工作到退休,然后去乡下买块地养老啊。”

他无奈:“你讲了没有一千也有八百遍了,我听的耳朵都生茧了啊。”

马龙骂他:“知道你还问?”

评论
热度(371)

© 密涅瓦的猫头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