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涅瓦的猫头鹰

一个疯子
与西皮狗

【獒龙獒】青春残酷物语 7

墙纸:

回家路上又下起暴雨,张继科在电话亭给肖战打去电话。

那头声音嘈杂,肖战扯着嗓子问:“谁啊?”

张继科说:“肖先生,是我。”

肖战说:“你?你是谁啊?”

张继科说:“张继科。”

肖战哦了一声,回头含糊不清的和别人说了句话,复又发声:“干嘛?你怎么还在香港?我不是让你走了吗?”

张继科说:“肖先生,最近还有没有活干?”

肖战说:“干嘛?上次的钱花光了?”

张继科握着听筒没有说话。

肖战说:“你妹妹的病到底能不能治好?不能治好就不要治了,反正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是你妹妹,你不是说……”

张继科打断他:“肖先生,最近还有没有活干?”

肖战说:“没,有我也不会找你。”

街上行人匆匆。

肖战说:“我雇过的那么多人里面,就你最不听话,我还敢找你做事?我还怕你回过头就砍我一刀呢。”

张继科面无表情地问:“上次说好的2万块,你只给了1万块。”

肖战说:“你还想那1万块呢?”

张继科说:“我只是想拿回我应该拿的。”

肖战说:“谁跟你说那是你应该拿的?那要不要我再跟你算笔账,你过来的船票,吃住,你妹妹在医院的费用,是谁帮忙付的?”

张继科问:“那1万块,你到底给不给?”

肖战说:“不给。”

他冷笑一声:“你也别想着要把我怎么样,我劝你还是尽快离开香港吧,香港的警察和黑社会可不是那么好惹的,你……”

他话未说完,张继科就挂了电话。


张继科冒雨回家,马龙刚刚洗完澡。

客厅亮着灯,猫趴在窗台上,摆着尾巴望着屋檐下避雨的鸟。

张继科进了浴室冲澡,再出来的时候,马龙已经摆好了碗筷。

张继科拉开椅子坐在他对面。

马龙絮絮叨叨:“我今天也去切了半只烧鹅,不过怕你不喜欢吃,刚又去买了块豆腐。”

张继科也不说话,捏起筷子往嘴里扒了一大口饭。

马龙说:“家里的米快吃完了,明天我收工再去买一点。”

他想了想,又说:“洗发水也快用光了,下次买葡萄味的怎么样?”

张继科咽下嘴里的东西,过了半天才说:“马龙。”

马龙抬头看他。

张继科看着他的眼睛:“我马上就要走了。”

马龙一怔:“去哪?”

张继科说:“不知道。”

马龙说:“这么急?”

张继科说:“嗯。”

马龙说:“你才做了几天,陈太太肯定不会付你薪水的。”

张继科说:“没关系了,我会想办法的。”

马龙看着他:“要不要我借钱给你?”

张继科说:“不用,我有钱。”

马龙问:“哪来的钱?”

张继科看他一眼,捧着碗大口扒饭,不发一言。


到了后半夜。

马龙起床上厕所,看到张继科蹲在阳台抽烟。

他走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张继科:“心情不好啊?”

张继科说:“没有啊。”

窗外雨声渐弱。

马龙忽然问道:“今天你去警署找我了?”

张继科咬着烟说:“嗯。”

马龙说:“你都听到了?”

张继科说:“听到什么了?”

马龙笑了笑,踹他一脚:“你还真不会演戏啊。”

张继科也不躲,任由他踹了一脚,哈哈大笑。

马龙蹲在他旁边,跟他笑了一阵,忽然说:“从前在福利院的时候,我读书一直很好的,照顾我们的修女,就会偏爱我一点。”

张继科捏着烟默默听他说话。

马龙说:“有年纪比我大的小孩就看我不顺眼了,因为他们也想吃多一点糖果,或者有人来福利院领养小孩的时候,被第一个带出去。”

他看着街上的路灯:“后来会考那年,连修女都很吃惊,为什么我的成绩会那么差。”

他说:“不过也还好啦,至少我还有书念,当时我总觉得,从警校毕业,出来可以当差,每天带着枪出去巡街,多威风啊。”

他这样说着,兀自又笑了一下。

张继科看他一眼,也不吭声。

马龙说:“不过在警校那段日子,我过的也不是很开心。”

他说:“那时候我才知道,很多时候,我都不需要太突出,也不用太显眼,全香港这么多人,我只想做最普通的那一个。”

他笑了笑:“我也不想做英雄了,也不想去外太空了,外太空又没有氧气,我肯定会窒息死掉的。”

马龙说:“其实我还蛮怕死的,可是谁不怕死呢?活着还可以吃烧鹅,看电影,睡到自然醒,为什么要死呢。”

他看着张继科:“你说是不是?”

张继科看着他,刚想说话。

楼下忽然开了一辆两厢车。

车门打开,几个看不清脸的男人拎着刀跳了下来。

马龙还没回神,张继科先他一步站了起来。

马龙被吓了一跳:“你干嘛?”

张继科看着那几个男人推开铁门钻进楼里,回头跟马龙说:“快走。”

马龙一怔,终于反应了过来。


张继科套上T恤,从窗边抽屉里拿出把匕首别在腰后,推开窗户,顺着排水管就爬了下去。

马龙站在窗边观望,有些犹豫。

张继科朝他喊:“下来啊!”

走廊上脚步声嘈杂,已经有人开始用力踹门。

老式门板摇摇欲坠,猫受了惊,不知道躲去了什么地方。

张继科说:“我在下面呢,你快下来啊!”

他话音刚落,门板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

客厅里稀里哗啦挤满了人,刀刃碰撞,发出寒冷的脆响。

有人大声说话:“那小子不是就住在这里吗?人呢?”

另外有人挨个房间推门去看,直到一双手握上了张继科房门的把手。

马龙跃窗而出,听到屋里有人大叫:“靠!他跑了!”

三两个男人探出头来朝楼下来,有人最先反应过来,转身奔下楼来。

马龙从二楼单元的窗户上跳下来。

张继科伸手把他一捞,两个人在刚下过雨的街头拔足狂奔起来。

身后的打手踹开铁门,握着长刀追砍他们。

张继科回身一腿,掀翻一个跑在最前面的男人。

有人又追了上来,马龙一手扛住他挥着刀的手,过肩一摔,两个人一起倒在地上。

张继科伸手拉起马龙,不忘往打手身上补上一脚。

他的人字拖早就跑丢了一只,赤着脚踩着水和马龙跑过四条长街。

追他们的打手实在跑不动了,一群人气喘吁吁地守在街口,或坐或站。

张继科靠在暗巷的垃圾桶边抽烟。

马龙躲在暗处打了个电话。

过了一会,他走过来,对张继科说:“阿敏说可以借玩具店的阁楼给我们住一阵子。”

张继科点点头:“好。”

他们从暗巷走出来,悄悄绕回玩具店那条街。

阿敏躲在屋檐下玩手机,见他们来了,弯腰拉开一点卷闸门。

张继科和马龙躬身钻了进去,阿敏关上门,打开一盏小灯,带着他们上了阁楼。

“这里很久没有人住了,也就一直没有打扫过,张先生不要介意啊。”

张继科说:“多谢。”

阿敏帮他们铺好床,下楼开门走了。

马龙和张继科躺在铺着张薄薄毯子的地板上。

屋外好像又下起了雨,亦或者是哪里的管道漏了水。

滴滴嗒嗒,没完没了。

张继科快要睡着了,却听马龙翻了个身,忽然问他:“你说是不是?”

张继科闭着眼,听了一阵不知从哪里冒出的水声。

过了好半天才说:“是。”

评论
热度(388)

© 密涅瓦的猫头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