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涅瓦的猫头鹰

一个疯子
与西皮狗

【獒龙獒】青春残酷物语 9

墙纸:

马龙搭电梯回了重案组那层。

电梯门打开,走廊上空荡荡的,只有两个探员在电梯口等他。

他神情木然地出了电梯。

一个探员问他:“你是EU的马龙?”

马龙点点头:“是我。”

另一个问:“你能说一下刚在电梯里,人犯是什么状况吗?”

马龙问:“什么?”

探员说:“他有说什么?透露什么讯息,比如,他要去哪里?还有没有人跟他接头?”

马龙说:“没有。”

两个探员闻言,互相看了一眼:“真的没有?”

马龙说:“没有,我不知道。”

其中一个探员忽然说:“我记得当初渔具街那个案子也是你第一个赶到现场的吧?”

马龙说:“是我。”

那探员道:“当时你也说过你在现场没有见过什么可疑人物,我们刚刚查到,你和嫌犯是室友吧?”

马龙看他一眼:“是。”

那探员说:“你们住在一起,你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马龙说:“我不知道。”

另一个探员说:“你不用嘴硬,你到底知不知道,跟这件案子有没有关系,我们会在事后求证。”

他说:“我们现在有理由怀疑你包庇凶手和妨碍办案,也怀疑你和刚刚发生的警察挟持案有关。”

另一个探员伸手去下他腰上枪套:“我们现在要没收你的武器,请你配合我们。”

他说:“靠墙站着,背过身去。”

马龙背过身去,面对着电梯门举起了手。

头顶灯光很亮,他抬眼看到电梯门上反射着自己的影子。

身后走廊很长,尽头的窗户外,天已经黑透了。

乍一声枪响,刹车伴随着引擎声从窗外传来。

一个探员大步奔到窗前探头朝下观望。

另一个跟上去问:“怎么样?”

那探员说:“秦sir的车开出去了!”

一个说:“怎么可能,不是叫了狙击手stand by了吗?”

另一个说:“鬼知道怎么回事。”

他一回头,朝马龙大喊:“你做什么?!”

马龙朝窗边走了两步,又被这一声断喝顿在原地。

那两个探员朝他大步走来:“谁让你转过身来的?”

他们走过来,压住马龙的肩膀,把他的头按在墙上,嘴里骂骂咧咧:“你以为自己现在还是警察吗?”

那探员说:“你现在是嫌犯,是同谋,你以为他逃走了你就没事了吗?”


张继科开着秦志戬的车冲出了警署。

秦志戬被铐在副驾上,借着倒车镜朝身后看了一眼,忍不住开口:“你真以为你逃得掉?”

张继科说:“你真以为我想要逃?”

秦志戬一怔,转瞬便又笑了一声:“你不怕死?”

张继科说:“从前不怕,后来怕了。”

秦志戬说:“怕死你还要这么干?”

张继科开着车闯过一路红灯:“是你们逼我的。”

秦志戬闻言,沉默了一阵,忽然开口:“你想怎么样?”

张继科问:“肖战在哪里?”

秦志戬说:“你绑架我的事情很快就会传出去,你觉得他会乖乖等你去找他?”

张继科问:“肖战在哪里?”

秦志戬从口袋里摸出支烟,艰难点上,吸了一口,劝道:“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张继科说:“要么你死,要么他死。”

秦志戬说:“你真以为你杀的了我?”

张继科一扬手,手里的钢笔深深插进秦志戬的肋骨里。

秦志戬痛得一顿,手上的烟应声滚落,在他昂贵的西裤上烫出个丑陋的印子。

张继科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用力转着插进肺叶里的钢笔。

他语气平淡:“肖战在哪里?”

秦志戬面色惨白,牙关打颤,冷汗直流,过了好半天,才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将军澳。”

张继科说:“你要是敢骗我,我就杀了你。”

秦志戬已经痛得说不出话。

张继科把油门踩到底,甩掉了身后两台从岔道里冒出的警车。

车子转上条没什么人的街道。

张继科撒开了握着钢笔的手,忽然问:“马龙会怎么样?”

秦志戬虚弱至极:“谁?”

张继科说:“刚在电梯里的那个人。”

秦志戬按着胸口:“我不会为难他的。”

张继科看着前路,没有说话。

秦志戬说:“我会当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都不知道,他回去继续做他的EU,我不会为难他的。”

张继科闻言,侧过头来看了秦志戬一眼,忽然笑了一下:“好。”

他说。


那两个探员下了马龙的枪,带他进了重案组办公室,叫他蹲在墙角。

一个点起支烟,骂骂咧咧:“本来以为这案子可以结案了,没想到忽然又闹的这么大,明天报纸头条肯定都是秦sir被劫啦,真是丢尽我们重案组的脸。”

另一个说:“那也不一定啊,要是狙击手在街上把嫌犯当众击毙,我们还可以说秦sir是引蛇出洞,铤而走险啊。”

一个说:“靠,记者会这么写?”

另一个说:“不这么写就把他们抓回来,告他们侮辱警察啊。”

他们嘻嘻哈哈说了一阵。

一个拿起电话:“要不要喝东西,我叫外卖?”

另一个说:“好啊,帮我叫一份西多士和冻奶茶。”

他这样刚说完,忽然被人从身后用手肘勒住了脖子。

另一个探员闻声回头,看到马龙一个过肩摔把自己同僚撂倒在地,直起身来狠狠地补了几脚。

摔在地上的探员五官扭曲,痛到晕厥。

另一个探员放下电话,朝马龙喊道:“你要做什么?!”

他这样说着,就要朝身后拿枪。

不等他反应,马龙已经几步走到他面前,攥起他的领口,扬手就是一拳狠砸在他小腹。

那探员痛到直不起身,还未拿稳的枪顺着指缝滑到地上。

他奋力去捡,马龙却抬起一脚将枪踢到墙边。

继而一肘砸在探员后颈,砰地一声闷响,那探员滑脱在地,昏死过去。

马龙拉开把椅子,坐在桌边歇了一会。

片刻之后,他猛然回神。

四下环顾,见室内一片狼籍。

他擦了把汗,从肩上摘下警帽戴在头上,起身就要出门。

待走到门边,他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回转身来,拉开刚刚那个探员的抽屉,取出自己的配枪重新戴好。

这才头也不回的大步出了门。


张继科猛地一脚刹车,把车子停在路边。

他踹开车门,跳下车来,钻进街边一条小巷,转眼便不见了踪影。

身后的跟了他大半晚上的车子纷纷靠了过来。

几个警员率先下车。

三两个人拿着枪钻进了暗巷。

有人打开秦志戬的车门,赫然看到秦志戬歪靠在副驾上,脖子上插着一支钢笔,血流满车。

那人伸手去探他动脉。

另一个人在他身后问道:“秦sir怎么样?”

一直跟着的白车靠了过来,有护工抬着担架跳下车来。

那最先上车的人回过头来摇了摇头。

另一个人问:“到底怎么样?”

那人说:“不用白车了,秦sir死了。”

方才跟进暗巷的几个警员空手而归,领头的面色凝重:“抱歉sir,被他逃跑了。”


张继科蹲在黑布街一条暗巷里抽烟。

不远处的街口,有两个面生的男人正坐在马路边打牌。

张继科抽完了烟,转身就走。

有人迎面走来,被他吓了一跳。

那人看清了他的脸:“张先生?”

阿敏看着他:“你还没走?”

张继科问:“马龙回来了吗?”

阿敏说:“还没。”

张继科点点头,忽然又说:“你能不能,帮我去买点东西?”

阿敏说:“好啊,买什么?”

张继科说:“买一袋米,一罐葡萄味的洗发水。”

阿敏说:“要给龙sir吗?”

张继科说:“是。”

他摸了摸口袋,才忽然想起来:“抱歉,我身上没有钱。”

阿敏说:“没关系,我先帮你垫着。”

张继科说:“多谢。”

他说:“那我走了。”

他这样说着,扭头就要离开,却听阿敏忽然在身后喊他:“张先生。”

张继科回头。

阿敏从包里掏出一把匕首都给他。

“你的东西。”

她说。

“忘在玩具店阁楼了。”

张继科低头看了眼手里的刀。

“多谢。”

他说着,转身又走进了无边的夜色里。

评论
热度(393)

© 密涅瓦的猫头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