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涅瓦的猫头鹰

一个疯子
与西皮狗

【獒龙獒】青春残酷物语 10

墙纸:

马龙出了警局,抬手拦了辆的士,弯腰上车。

司机借着后视镜看他一眼:“阿sir去哪里啊?”

马龙说:“往前开。”

的士开了一阵,停在路口。

马龙问:“怎么不走了?”

司机说:“前面好像出事了,好多阿sir啊。”

车子动了一下,沿着警戒线外一条单行道缓缓开了过去。

马龙看到秦志戬的车泊在路边。

车里开着灯。

两个鉴证科的探员戴着手套在车上搜证。

的士开得很慢。

马龙把脸贴在车窗上。

看到秦志戬圆睁着双眼,已经死去多时。

他松了口气,面色难看地倒回椅背上。

司机说:“是不是死人了啊?我刚还看到有白车朝这边开过来,看那个样子也不是交通事故,该不会是谋杀吧……”

马龙忽然回神,打断司机:“去渔具街。”

司机看他一眼,也不说话,调转了车头,朝渔具街奔去。


的士停在渔具街口。

一辆小巴刚刚开走。

陈太太的店门半开,店头的招牌还亮着。

马龙弯腰进了店门,走了两步,发觉地上都是积水。

走道尽头的水槽被人打碎了。

玻璃泄了一地。

五六条热带鱼在地板上濒死地摆着尾巴。

马龙踩着碎玻璃走到银台后。

陈太太腹部中刀,倒在地上。

听到脚步声,她艰难地抬起头,脸上满是血污。

“龙sir。”

陈太太说:“快去叫白车。”

马龙看着她,没有动作。

陈太太痛苦极了,涕泪毫无知觉的淌了下来。

“快去叫白车,我求求你,快去叫白车。”

她朝马龙爬了过来,身下慢慢拉开一条血迹。

马龙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张继科呢?”

陈太太说:“他刚走。”

马龙转头要走。

陈太太满是鲜血的手抓住了他的裤脚:“我求求你。”

她声音凄厉。

“求求你救救我。”

马龙垂头看她一眼,挣脱开来,头也不回地出了店门。


街口的小巴还有最后一趟。

马龙上了车。

司机跟他打招呼:“阿sir,这么晚去将军澳开工啊?”

马龙笑了笑:“对啊,麻烦你快点开车啦。”


肖战从酒楼里出来,站在街边给秦志戬打电话。

忙音响了数声,切到了电话留言。

肖战口气不好:“靠,秦sir,说好了搞定事情给我回话呢,到底搞没搞定你好赖总要给我句话啊。你现在是不是耍我?”

他这样说完,一抬头,看到张继科斜挎着个包,横穿车流,朝自己走来。

肖战一愣,左右看了一眼,回头就要跑。

身后酒楼不知哪家在摆酒,这个点刚刚散席,宾客们从酒楼里涌出来。

肖战慌不择路,撞到了几个女宾的肩膀。

有人高声叫骂起来。

肖战大喊:“靠,杀人凶手啊!你们还不快跑!”

他这话一出,张继科从包里抽出匕首,跳过护栏就朝肖战扑来。

人群里爆发了一阵惊呼。

宾客们四处逃窜。

张继科穿过人群,一把抓住肖战到衣服,抬手就往他心窝里刺。

肖战侧身一躲,勉励挣脱开来,不想脚下一绊,一个不慎,整个人又扑倒在地。

他一时间爬不起来,翻身急退几步,直到后背顶上街边护栏。

张继科居高临下看着他,握着刀一步一步朝他走来。

肖战冷汗直流:“阿科,一场误会,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张继科一抬脚,踩到肖战肩上:“我的钱呢?”

肖战一怔,转瞬连忙陪笑道:“我现在就给你,现在就给你。”

他说着,从口袋里拿出钱夹:“这里面的现金,卡,你都拿去,全都给你,一定够你妹妹做手术的钱了。”

张继科垂着头:“晚了。我妹妹死了。”

肖战汗流如注:“那你拿去花啊,拿去买间屋都够了!”

他这样说着,人群里有人高呼一声:“警察来了!”

张继科闻言,一把拎起肖战,挡在自己身前。


马龙从小巴上下来,没走多远,就听到前面有人大喊一声:“靠!杀人凶手啊!你们还不快跑!”

他大步跟了上去,见街对面人群四散,张继科穿过人群,握着把匕首,一把抓住了一个男人的衣服。

马龙朝对面走去,迎面开来的汽车猛地刹车,司机探头出来:“靠!找死啊你!”

他刚说完,看到马龙身上的制服,只好悻悻地收了声。

马龙跳过栅栏,刚一落地,有个女人迎面奔来:“快去报警啊!快去报警!杀人了!”

她一下子撞到马龙怀里,猛然回神,攥着马龙的手臂:“阿sir啊!前面杀人了!救人啊!”

她这样一喊,周围的人竟都朝两边让开,将马龙推了出去。

马龙回头刚想说话,就听有人大喊道:警察来了!”


张继科站在肖战身后朝对面看去,马龙转过头来,四目相交,刀锋落在肖战的动脉上。

肖战朝马龙大喊:“救我啊!阿sir!”

一旁有人小声催促:“阿sir,你有枪啊!用枪啊!”

马龙皱眉,回头说道:“我不是警察。”

路人问道:“开什么玩笑啊阿sir,你穿着警服又有枪,你说你不是警察?”

刚那个女人躲在他身后:“阿sir,快去抓那个凶手啊,快去救人啊!”

马龙面色不好,身后不知从哪里冒出一只手,往他肩上一推。

他一时不慎,一个踉跄,几步跨到张继科面前。

张继科转头,避开了马龙的视线。

马龙一时进退两难,小声道:“张继科,我……”

他话音未说完,就见张继科把肖战猛地往他身上一推,转身翻过栅栏跳到街上,险险避开迎面开来的一辆货车,朝路对面奔去。

马龙一把推开肖战,翻过栅栏,跟了上去。

他横穿街道,一时间刹车声四起。

有人身后叫骂,路人喊道:“阿sir抓凶手啊!忍忍啦!”

马龙跟到街对面,举目四望,街上霓虹闪烁,人潮汹涌。

却唯独不见了张继科的影子。

一辆冲锋车停在路边。

几个巡警跳下车来大声喊:“发生什么事了?刚刚是谁报警?”

一个便衣注意到马龙,朝他走来:“师兄,好面生啊,你是哪个警署的啊?”

远处人群罅隙冒出一角熟悉的衣摆。

马龙拔足去追,却又被便衣拽住了手臂:“师兄,你听没听到我说话?你是哪个警署的?”

马龙想要挣脱,不想那个便衣越拉越紧,对面的巡警注意到这边情况,也陆续赶来拦住了马龙。

马龙盯着远处街角。

几个巡警围了上来:“师兄,你到底是哪个警署的?”

有人在他身后拿着对讲机低声说话:“总台吗,麻烦帮我查一下PC881020……”

他话未说完,马龙下了手枪,随手一扔。

拦着他的几个巡警一愣。

马龙摘了警帽,摔到地上:“我不是警察。”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对面的人:“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评论
热度(411)

© 密涅瓦的猫头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