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涅瓦的猫头鹰

一个疯子
与西皮狗

【獒龙獒】青春残酷物语 14(终章)

墙纸:

张继科把狗装进背包里,跟着森朗上了车。

阿恩和桑林坐在前面,高声谈论着这一场比赛的奖金。

狗从张继科的背包里探出头来,好奇地叫了两声。

司机把车开到暹粒郊区的一个旧工厂外。

张继科下了车,推开一扇铁门,跟着森朗下到地下室里。

穿过一道逼仄无光的走道,尽头开阔处冒出一点肮脏的光。

屋里塞满了人。

拳台上三个拳手正在打比赛。

人群里爆发出一阵尖叫和大笑声。

绍恩从人墙后出来,同森朗打了个招呼,便又转身离开了。

森朗回头对张继科说:“你看上面那个黑色衣服的人,就是绍恩找来的新拳手。”

他看着拳台:“在这里打了个快半个月,天天上场,还没输过一次。”

张继科顺着森朗的视线看过去,猛地一怔。

森朗继续道:“现在压他赢的赔率已经涨到1:167了,只要我们赢了他,绍恩这个场子就是我的了。”

阿恩套上拳套,跃跃欲试:“森朗,我们什么时候上场?”

森朗咬着烟:“不着急,现在是苏卡的人跟他打,今天车轮战,谁上的晚,谁占便宜。”

桑林了然一笑:“拖死他啊。”

森朗说:“一会不用给绍恩留面子。”

阿恩说:“知道了。”

张继科猛一转身,推开人群就要往外走。

森朗喊他:“阿科,你干嘛去?”

张继科说:“我不打了。”

森朗一怔,朝桑林使了个眼色,桑林连忙冲上去拖住他:“阿科,你有没有搞错,来都来了,你现在说不打了。”

张继科面色难看,刚想说话,就听拳台上一声巨响。

马龙满脸是血地站在台边,脚下狠狠碾着一个拳手的脸。

拳台下的人们开始大叫起来。

裁判冲上来,拖着那个拳手下了台。

肮脏的拳台上拉开一道新鲜的血痕。

马龙退了几步,靠在木桩上,抬手抹了把流进眼睛里的血。

阿恩穿过人群,翻上拳台,不等马龙反应,对着他的侧脸就是一拳。

马龙被一拳击中了太阳穴,砰地一声砸在地上,爬不起来。

阿恩一手抓着他的头发,一肘击到他小腹。

马龙干呕一声,痛苦地在拳台上蜷缩起来。

阿恩撒了手,直起身,猛地一脚踹到他胸口。

台下有人大声叫嚷起了阿恩的名字。

马龙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又被阿恩一脚踹到下颌上。

他躺在地上,动了一下,一偏头,吐出一口血和一粒牙齿。

人群开始欢呼起来。

阿恩活动着手腕,一步一步朝他走过去。

马龙浑身是汗,满脸鲜血地躺在地上大口喘气。

阿恩勾起嘴角:“我以为你有多厉害,不过也就是这样嘛。”

他这样说着,扬起拳头就要往马龙脸上砸去。

不想这当口,有人猛地一脚踹到他的后腰,把他踹翻在地。

阿恩一时没有回神,被张继科一把拉起来抗在肩上,一个用力,重重地摔在他身上。

阿恩这一摔,台下忽然静了几秒。

有女人尖叫一声:“是阿科啊!”

森朗在台下气急败坏:“靠!阿科!我叫你来不是要你打自己人的!”

张继科面无表情地垂着头,一脚一脚跺上了阿恩的胸口。

头顶灯光炽热,所有鲜血和污迹都无所遁形。

骨头断裂的细微声响被哀号声和欢呼声遮盖了。

张继科眼底血红,满脸汗水。

裁判从一边冲上来,想要把阿恩拖走,不想被张继科反手一拳砸在地上,昏死过去。

阿恩已然痛晕。

张继科拽着他的头发,把他拖拉起来,按着他的头,猛地一下砸上拳台木桩。

木桩上刺出来的铁钉深深地嵌进阿恩的额头上。

他被这一下剧痛惊醒,才发觉自己的脑袋被顶在了木桩上。

阿恩惨叫一声,猛然呕出一大口鲜血,溅到台下人的脸上。

马龙已经扶着木桩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台下观众的脸因为兴奋而变了形。

张继科转过身,朝马龙走去。

马龙满脸是血地看着他,忽然笑了一下:“现在我跟你是一样的人了。”

张继科猛然一滞,脚下动作一顿。

他动了动嘴唇,身后忽然伸出只胳膊死死地卡住了他的喉咙。

张继科反手去砸身后那人的小腹,不想那人猛一侧身,拽着他一起摔倒在地上。

森朗在拳台边大声喊:“桑林!杀了他!”

桑林盘起腿来,死死地绞住张继科的大腿,他手臂粗壮,一边死死勒着张继科的喉咙,一边扬起手猛地一拳砸在了他的太阳穴上。

张继科满脸通红,脖颈上青筋暴起。

拳台边有人兴奋地拍打着台面。

马龙缓过了一口气,慢慢地走到他们面前。

桑林微一抬眼,不及回神,就见马龙抬起脚来,狠狠地踩到了他的脸上。

拳台上只听得一声惨叫。

马龙急退几步,靠在台边。

桑林松开了张继科,捂住了那只被马龙踩爆的眼睛,眼珠咕噜咕噜地滚下了拳台,鲜血顺着他的指缝流了下来。

张继科爬起来,拽起桑林的一只手臂,猛地一甩。

台下有人疾呼一声。

就见桑林被人甩下了台,砸倒了一片围在台边的观众。

张继科气喘吁吁地站起身来。

森朗气的在台下大骂:“阿科,我要你今天走不出这间地下室!”

张继科一拽马龙的手,带着他翻下拳台。

拳台下的观众纷纷给他们让路。

门口几个来不及上台的拳手朝他们扑了过来。

张继科一脚踹翻一个,带着马龙挤进了来时的通道。

通道里无光无风,没有尽头。

身后的人声和脚步声一波一波涌来。

马龙气喘吁吁,大声喊他:“张继科!”

张继科说:“干嘛?”

马龙说:“我们一起逃走吧!”

张继科回头,黑暗中他们看不清彼此。

“好啊。”

张继科说。

他们在通道里并肩狂奔。

远处先是透出一点光来。

继而那光慢慢晕开。

有雨声和风声灌进通道里。

背后的叫骂声和脚步声仿佛远了。

张继科拉着马龙跳上几级台阶,伸手推开铁门。

生锈的门轴发出艰涩的声音。

门外下着暴雨。

张继科和马龙冲到雨中。

雨水洗掉了他们脸上的汗水和血污。

张继科回过头,像是有话要说。

一声刺耳的刹车声从他身后响起。

不及张继科回头。

子弹穿过车窗,砰地一声,射进他的心窝里。

张继科猛然一震,还未发声,就朝着马龙倒了过去。

马龙神情一滞,下意识地抬手抱住了他。

温热的血淌过他的手心,他仿佛终于被烫醒了。

不等他流下一滴眼泪。

第二颗子弹打碎了车窗,在风雨之中,打穿了他的心脏。

马龙抱着张继科缓缓地倒在了地上。

他大概还有一点知觉。

便又用力地抱紧了怀里的人。

头顶风雨晦暗,血淌了一地,叫暴雨冲刷着不知要去往何处。

远处的车子调转车头,刚要冲出工厂,却见不知从哪里跑来一只瘸着一条腿的流浪狗,猛地撞上了车头。

引擎声淹没了那一阵细微的呜咽。

落了一地的玻璃在雨中反射出奇异的冷光。

风雨声中仿佛又回到了香港。

橙子滚了一地。

牵着气球回家。

猫跳下了窗台。

马龙隔着蓝色的水槽,看到了张继科的脸。

砰地一声巨响。

某一夜,马龙推开渔具店的门,看到了在地板上濒死挣扎的热带鱼。

有人一拳打碎了玻璃。

他们头破血流。

终于能拥抱在一起。



【青春残酷物语】完。



评论
热度(639)

© 密涅瓦的猫头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