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涅瓦的猫头鹰

一个疯子
与西皮狗

【獒龙】

墙纸:

上午十一点。

张继科掀起卷闸门,睡眼惺忪地出现在自己小卖部门口。

小区里的幼儿园正在课间游戏。

喇叭里一遍又一遍地放着“喜羊羊美羊羊,喜羊羊美羊羊”。

张继科垂着头,慢悠悠地点上一支烟。

再抬头时,看到周雨和樊振东踩着喜羊羊美羊羊的节奏朝自己跑来。

张继科问:“还没放学呢,你俩怎么又翘课了?”

周雨说:“科哥,大事不好了,有人在老年活动中心踢馆!”

张继科叼着烟:“踢就踢呗,是隔壁小区的王大爷还是前两天嚷嚷着要来报仇的张大伯。”

樊振东说:“都不是,是个西瓜头,跟张大婶王奶奶李大爷打了一早上麻将了,我就没见他下过庄。”

张继科一挑眉毛。

周雨说:“刚才一把自摸清一色对对胡,李大爷差点心脏病犯了,科哥,这事你可不能不管啊!”

张继科眯起眼,把烟头用鞋底碾灭:“成,咱们瞧瞧去。”


老年活动中心静悄悄的。

张继科慢悠悠地跨进门。

棋牌室门口围满了看热闹的大爷大妈。

见他来了,人墙豁开一道口子,露出个正对着他坐的西瓜头。

慈眉善目,眉清目秀。

周雨凑过来说:“科哥,就是他!”

他话音刚落,却见西瓜头一推牌,杠上开花清一色。

李大爷哆哆嗦嗦地摸出速效救心丸吞了一把。

张继科走到李大爷身后:“李大爷,刚我路过幼儿园,看到你们家孙女吵着闹着要吃糖,要不你先过去看看,我替你打两圈?”

西瓜头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你谁呀?”

张继科咬着烟,稀里哗啦地搓着牌:“李大爷的孙女婿,不行啊?”

他说着,把骰子扔到西瓜头面前:“你的庄,来吧。”

西瓜头一撒骰子,四个人开始摸牌。

张继科一翻牌面,看了眼对面。

西瓜头下了张五筒进锅。

张大婶跟下了张西风。

张继科调了牌,扔了张一筒进去,嘴上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西瓜头看他一眼,也不说话。

张继科说:“看你模样,还上高中呢吧?你偷跑出来打牌你们老师都不管管?”

他说着,又扔了张六筒进去。

西瓜头一推牌道:“碰。”

张继科看了眼自己手里的两张六筒:“看你面生啊?你家住哪儿啊?该不会是隔壁小区刚搬来的吧?”

他喋喋不休:“隔壁小区房子可不便宜,重点高中的学区房,就隔了条街,比我们这里每平贵3倍。”

他又说:“高考是六月还是七月来着?我看这天也是越来越热了,你们教室有空调吗?”

他忆苦思甜:“我们念书那会儿,六七十个人挤到一起,就俩电风扇在头顶转悠,我就怕那玩意儿掉下来削着我的脑袋,哎,我说……”

他话音刚落,却见西瓜头一推牌,自摸清一色。

“胡了。”西瓜头说。

张继科看了眼他的牌面,笑了笑:“这会儿也该吃中午饭了,要不,我请你去小区门口吃个烤肉?”

西瓜头看着他:“你谁呀?”

张继科说:“李大爷的孙女婿,张继科。”

他说着递上支烟。

西瓜头伸手推开,想了想又说:“马龙。”


张继科带着马龙进到自己的小卖部。

马龙站在货架前看了一阵,抻头问他:“你不是说请我吃烤肉嘛?来这儿干嘛?”

张继科拆了盒口香糖,都给他一条:“别急啊。”

他拿着盒扑克出来。

“咱俩再比一次。”

马龙看他一眼:“你说比就比?我凭什么这么听你的?”

张继科嚼着口香糖:“怎么着?你还想跟我谈条件?”

马龙说:“要不这样,如果我赢了,你这店里的东西,我看上什么拿什么,行不?”

张继科看了眼货架上的薯片泡面洗衣粉,心生好奇:“这店里的东西?”

马龙说:“怎么样?”

张继科说:“行。”

马龙确认道:“如果我赢了,你这儿的东西,我随便拿?”

张继科说:“对,只要是这店里有的。”

马龙说:“成。”

他趴在银台上:“比什么?”

张继科说:“最简单的,一人抽一张,比大小。”

马龙说:“好。”

他又说:“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张继科看着他:“什么?”

马龙说:“牌得我洗。”

张继科说:“你信不过我?”

马龙说:“我这个人,小心惯了。”

张继科说:“不见得吧?”

马龙抬眼看他。

张继科一扔牌:“随你便了。”

马龙洗好了牌,在银台上一抹,示意道:“你先。”

张继科伸手一捋牌,挑出当中一张按在桌上。

马龙也选好了牌。

张继科伸手翻牌,黑桃K。

马龙笑了笑,一挑牌面,黑桃Ace。

马龙说:“我赢了。”

张继科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马龙问他:“你刚说的话算不算数?”

张继科说:“什么话?”

马龙说:“这店里的东西,我看上了,就都能拿走。”

张继科说:“看样子你是有备而来啊。”

马龙说:“愿赌服输。”

张继科说:“成,我也好奇,你到底看上我这店里的什么东西了。”

马龙一抬手,指着张继科说:“你。”

张继科一怔:“什么?”

马龙说:“我看上你了,行不?”

张继科把口香糖一吐,看着马龙:“不行。”

马龙说:“为什么?我们说好的,愿赌服输。”

张继科冷笑一声,一拍银台,掌心下面盖着四张Ace。

他对马龙道:“那我问问你,我挑牌的时候已经把这副牌里的四张Ace都拿走了,你这张Ace是从哪来的?”

马龙一怔。

张继科点上支烟:“上次在我眼皮子底下出老千的人,现在还在医院躺着。”

他从银台下捞出一把菜刀。

“砍左手还是砍右手,你自己挑。”






评论
热度(719)

© 密涅瓦的猫头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