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涅瓦的猫头鹰

一个疯子
与西皮狗

【獒龙】词不达意02

孤城万里:

——

再醒来的时候天光大亮,身边的被褥有些凌乱,是有人在这里休息留下的痕迹。马龙迟钝的眨了眨眼,身上受伤的地方还在隐隐做痛,导致他一睁眼就积蓄了一堆的坏心情。

还好现在家里并没有一个活人能供他发泄,张继科已经走了,大概是上班。

昨天在电话里许昕自作主张的替他用完了至今为止积攒的所有休假,时间长的让他以为对方要借机排斥异己好让老板炒掉他。马龙坐在床边上慢吞吞地换裤子,大脑缓慢地重启,想起昨天晚上在完全陷入虚无睡梦的前一秒身边小心地沉了一沉。

所以最后还是上床上来睡了?

马龙把手插进头发里,想到昨天晚上自己躺回床上很快不管不顾睡了过去,根本没有去考虑另一个劳动的人,有点尴尬地顺了顺刘海。

肚子准时的饿了,不知道没有饭,毕竟连吃饭的桌子都已经报废了,只有个空荡荡的饭厅,露出一整面白茫茫的墙壁真干净。

马龙从厨房里找到一个鸡蛋灌饼,两个蛋的,还有温度,塑料袋上留着一层水汽。

现在事情已经不是一般二般的微妙了,一睁眼醒来发现自己有了个男朋友,再一睁眼发现可能就要因为家暴而分手了,再再一睁眼还可能发现什么?

比如说……不想比如了。马龙一边吃着灌饼一边从书房抽屉里翻出一张房本,为什么这东西不放在个带锁的抽屉里——他看着上面房主三个字的名字想——示威么。

在家里漫无目的的逛了一会儿,马龙越发地断定张继科一定事业有成,或者是个富二代,要不就是个事业有成的富二代。房子是他的,估计家里的装修什么的也是他的……因为不太符合他自己的审美,粗粗一眼看过去全是扎眼的人民币风。而且根据许昕的透露,他不认为在一个部长一不在就没人管打卡的科室上班的自己每月会有多么可观的收入。

房子是小复式的,虽然大但也没有到很夸张的地步,很快叫他给逛完了,除了放着一张双人床的大卧室,书房,一间装满了一言难尽的各种杂物的储藏室和专门的衣帽间以外就是两个空置的客房,里面的东西罩着防尘罩,似乎是很久没有人进去过了,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有意思的事情。马龙晃回到客厅,塞了个厚实的靠垫在脖子后面,他看着贫血一样颜色的天花板和边缘上镌刻着暗纹的花边——一言难尽的夜总会审美。

中午十二点多的时候家门忽然被打开,把他给吓了一跳。许昕刚刚在微信里一边抱怨工作一边插科打诨地试图帮马龙回忆起他们师兄弟美好的青春岁月,那么以许昕为普通上班族的标杆来衡量现在绝对不是下班的时间,不过——马龙看着推门进来的张继科——如果是个事业有成者,富二代,或者事业有成的富二代,工作时间弹性一点也未尝不可。

……回来了?马龙原本大马金刀地横躺在沙发上,现在赶紧把两条腿一收坐了起来。他心虚地没话找话似的这么说了一句,张继科脸上也带着精彩的淤青和破口——这样一想马龙也真是挺服气了,都这样了还坚持上班,得默默地顶住多少眼色啊。

往那边挪挪——张继科嘟囔了这么一句,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的。他把包扔在一边,赶着马龙紧挪慢挪跑到了长沙发的另一边,然后人坐下来往旁边一歪,头自然而然毫无心理障碍地枕到了马龙的大腿上,两眼一闭,一副没精打采又困又饿的狼狈相。

受伤的地方还是很疼,马龙想大概是传说中的内伤,杀人无形。

张继科神色恹恹的,他躺了一会儿后睁开了眼,盯着云里雾里、不明所以、明显连自己视线都不知道该往哪落的马龙看了片刻。片刻后他犹犹豫豫地伸出一只手向上探过来,像是试着要去触摸他脸上的伤痕。马龙下意识地闪避了一下,结果张继科的手顿在了原本能触及到这片温润的皮肤的位置。这个动作看起来十分不安全,仿佛一个爆发的前兆,叫马龙又想起他昨天晚上见到的张继科——那个阴沉到阴郁,冷漠到刻薄的张继科。

而此刻眼前的这个人,在短暂的停顿后把手缩回去放下,然后他撑着沙发面坐了起来,视线与马龙的眉峰平齐。

所以陷入了一个被人近距离微微俯视的处境——马龙想,背脊几乎要深陷进沙发里。张继科的呼吸离得他很近,脸和那双很少有人能与他重复的,含混着复杂情感的眼睛一起在他的视野中模糊成暧昧的色块。

马龙在无限的思维漫游和有限的后仰过程中忽然睁大了眼睛。

张继科的嘴唇贴着他的嘴角,不疾不徐地缓缓磨过了一遭。

张继科亲吻了他。

——

被一个男人亲吻的感觉怎么样。

马龙觉得,又是另一个意义上的一言难尽。而当他看着慢慢退开些距离的张继科,觉得对方表情也挺一言难尽的。

两个一言难尽的人面面相觑,直到马龙尴尬地开口问他:你这是做什么?

张继科回答:我想确认你是不是还喜欢我。

马龙手刚刚小心翼翼地摸上嘴边青肿的那个位置,结果听到他的话手不受控制地抖了一下,戳的自己一下子皱起眉来。

抱歉……

马龙讷讷半晌,最后只说出句这种连安慰都算不上的话来。接着像是为了补救似的,他赶紧补充说:但是我之前一定很……喜欢你。

还是很别扭。

张继科看着他的眼睛,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冷不防地地笑了一下。这个表情像是初春的冰面上忽然绽裂开的口子,冰冷刺骨的河水咕噜一声涌出来。马龙有点被吓到,就像走在冰面上的人,忽然十分清晰地听到了从身旁极近处传来的龟裂声。

他下意识地又重复了一声抱歉,而张继科这一次没有听他说完,他在马龙张开嘴巴的一瞬间压了过来,嘴巴重重地碾上他的,并且在马龙发出一声短促的呜咽的时候把舌头伸了进去。

这才是一次货真价实的亲吻。张继科的舌头刷过他的上颌和舌面,胸腔里的氧气被迅速地消耗,心率不齐。张继科在分开的时候用牙齿咬了他的唇缘,像是一种不忿情绪的释放,又像是一种暗示,一个信号。

可是马龙知道自己给不出他想要的回应——自己现在的模样一定蠢透了,脸烫的要死,木着一副表情,嘴巴开开合合地打着哆嗦,像被一把捞上岸的傻鱼。

而这个天赋异禀连鱼都可以亲吻的人,在做完这所有的一切后也不过是看着马龙的脸等待了几秒,接着转过身体拉开距离坐到了一边。

张继科脸上的表情很剥离,毫不客气地说,简直不太像个有正常感情的一般人。他看着自己的眼神像在看一幅很老旧的画,或者古董一样的留声机,自己也搞不清价值的玻璃柜里的展品——马龙知道这种眼神,像看着不属于自己也不属于这个时间的过去的东西。

马龙觉得鼻梁上有点痒痒的,结果伸手挠挠的时候一下子抓到了上面一道结了薄痂的伤口,他嘶的一声,眼眶热了热。

喂。终于马龙忍不住先开口叫了张继科的名字,鼻梁上的伤口被碰起来的感觉格外奇怪,比起感觉到痛,更叫他想要掉眼泪:“那什么……方不方便告诉我一声……我们之前到底为什么要打架?”

在他说出这个问题之后,有那么一瞬间张继科似乎呆滞了一下,马龙看见他的嘴动了动,好像把一句将要脱口而出的话及时地咬住嚼碎咽了下去,最后开口说道:我砸了你喜欢的塑料玩具。

马龙讶异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像猛地想起来什么似的站起来去了储藏室,嘴里嘟嘟囔囔着怎么会怎么会,过了一会儿他隔着走廊和门板提高了嗓门问哪一个?碎片在哪里?张继科眼睛紧盯着手机屏,假装什么也没听见。

为什么要打架?

为什么?

张继科把手摁在屏幕上无意义地使力,像是要把什么活活摁死在那个点上。

因为你不喜欢我了。

——
TBC……

评论
热度(829)

© 密涅瓦的猫头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