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涅瓦的猫头鹰

一个疯子
与西皮狗

【獒龙】词不达意03

孤城万里:

——

马龙问许昕,我跟张继科平时相处的怎么样?我是说作为情侣意义上。

许昕说,还行吧,挺好的吧,反正我们这些单身狗都不太爱跟你们一块出去吃饭。他顿了顿又说最过分的其实是你们当初刚开始的时候——虽然到现在为止没有人知道你们刚开始谈恋爱时熊样的全貌——有天临下班了张继科忽然打电话给公司前台,据后来交代是你那天手机没电了,结果前台那小姑娘直接给接到部长那里去了,部长开免提叫他跟你说话:“哎什么时候下班,我去接你啊,没什么其他意思就顺路……顺便那什么,你喜欢什么花?”……你看看,因为这你还被扣了一个月奖金——部长也单身。

马龙说,可是我觉得这个人挺奇怪的。

奇怪……那就奇怪呗,其实你俩都挺奇怪的……就某种意义上来说吧……

许昕含糊了两句,马龙又问他,你什么时候来我这儿一趟,我现在还不知道你长什么样。

许昕说你开相册啊,除了和你睡一块的那个,剩下最帅的就是我。

马龙:……我没跟你开玩笑。

许昕说我也没开玩笑,昨儿我加班到十点半差点疯,部长不在你也不在,我一个人操着太子的心拿着太监的工资,脑子大概都快坏以致于听你失忆我都不觉得是什么大事了。

马龙说哦,那你努力。


最后在“不能聊了不能聊了我得回办公室这一趟厕所上的太久了容易引起误会”的结束语下两人挂断了电话,张继科依然朝九晚五地上下班,马龙在尽可能(自以为)委婉地询问过他的工作现状,最后得出了一个这个人果然是个事业有成的富二代的结论——但没好意思当着他的面说出来,其实他还想问张继科到底他们两个人是怎么勾搭上的,结果依然没好意思,可见脸皮太薄是一个阻碍社会人士顺利茁壮成长的最大障碍。


晚上的饭两个人是分开吃的,张继科回来的时候已经过了饭点,马龙自己点了外卖,吃完了正在厨房里刷筷子。过了一会儿马龙换了一身衣服问张继科附近哪里有商场,家里什么都没有了,除了钱。张继科正窝在沙发里看电视剧,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在听到马龙说家这个字的时候神情恍惚了一下,只不过这种感觉十分短暂,像是盛夏晴空下掠过的一小片流云,很快消失不见,不留痕迹。

他想了一下,然后站起来走去门口换鞋:我开车带你去吧,挺远的。

马龙别扭了一下,说不用,时间不晚……

“拉倒吧,以前你出门买个馒头都能迷路。”

“……”

张继科带着马龙去了一个挺大的商场,进到超市里后马龙就看张继科往手推车里扔东西,直到张继科扔了一把茴香的时候他终于受不了了,问张继科这个要干什么,张继科眼睛扫着货架说看着挺新鲜的,可以包包子。

你喜欢吃?

一般吧。

哦。

马龙这么说道,然后在心里想——我讨厌茴香。

付账的时候张继科转过头来找马龙要钱包,马龙把自己从箱子里找出来的,那个长长条的灰色钱包递给他,刚想说我不记得我工资卡的密码,结果就看张继科从里面的边角里挖出一张他也不知道出自哪家银行的金卡——字面意义上的那种金卡,以至于马龙觉得这个的工本费应该奇高——然后结了账。

后来马龙接过递回来的钱包问他,这是我的钱包还是你的?

张继科一边低头掏着口袋里的钥匙一边说:你的。

那里面有多少东西是我的?

都是你的啊。

那张颜色瘆人的卡也是我的?

那张是我的。张继科终于在购物袋拧着手指的窘境下挖出了那串钥匙,然后他一边开后备箱一边不咸不淡地补充:不过也是你的,把马龙一句“看的出来”堵了回去。


——

马龙在自己的手机里找到一张照片。

本来单就这张照片而言,挺没意思的,像是从酒吧里喝多了拍照的时候手一抖对着人群拍下的,他这样失忆的人看了连个重点都圈不出来。

马龙把手机里几百张照片挨个看过去,确认除了这张以外没有任何一张废片,所以他又把这张原本随手删掉的照片又恢复回了相册里。

如果他的直觉没错的话,原来的自己应该是个强迫症完美癖到要命等级的家伙——相册里有一些是工作用的照片,有一些是风景人物,可能是和朋友,还有很多是他和张继科,双人的或单人的,没有一张虚焦。

这张照片存在在他的手机里一定有其意义,他要找出来,没准还有助于加快恢复记忆的进度。

——

马龙说,我能看看你的手机吗?

时间是晚上九点多,地点是张继科卧室——或者说,他们卧室那个空间有点吓人的卫生间门口,房子的另一个主人正在浴室里,莲蓬头哗哗地倾吐着水柱。马龙提高了嗓音又问了他一声:我能不能看看你的手机!

张继科几乎一秒都不想,在换气扇和水声的双重掩盖下大声回应道:随便!

随便。

马龙想,这好像是他重新认识张继科后听到频率最高的一个词了,所以到底这个人是坦坦荡荡还是没心没肺,很难下定论。

张继科这里除了比他手机里多了近一倍的自拍以外并没有其他有意思的东西,短信箱里是商业应酬或朋友间往来的讯息,马龙心里忽然升起一种诡异的违和感,从他失去记忆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好几天,这几天总的来说他和张继科相处的不咸不淡——不咸是指在绝大多数时候他们像搭伙过日子的室友,不淡是指有的事情,比如说亲吻,比如说他们两个始终睡在一张床上,还有一些模糊的,难以言说太明的东西,已经逾越了静水一般的表象,仿佛随时都会喷涌而出。


一片混沌之中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们两个始终没有触及到某条敏感的界线,对,他说的就是——那个什么,身体上的事情了。


有一天晚上马龙在半夜忽然醒过来,他侧躺在床上,身上各种的不舒服:呼吸有点困难、半边肩膀压得像是僵死了一样。

张继科把脸埋在他的颈窝里,一只手臂在他的身侧搭过去,环过半圈。手掌虚虚地握成一个拳头,靠在他蝴蝶骨之间的一个位置,组成了一个很微妙的,介乎于拘束和保护之间的姿势。

张继科发出轻轻的,绵长缓慢的呼吸声,马龙安静听了一会儿,手指小心翼翼地抠进他手臂和自己身侧的缝隙里,活动着快要锈死的肩膀,艰难地向后撤了半厘米。

然后又被用拳头顶着后心搂了回去。



——
TBC…

大家对这篇的期待高的我惶恐,我真就是想写个瞎JB爽的狗血OTZ…………

狗血啊,它能高端到哪里去………

它能虐到哪里去233333

【相信现在虐的都是单方面认知的表象甜的才是真实

评论
热度(788)

© 密涅瓦的猫头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