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涅瓦的猫头鹰

一个疯子
与西皮狗

【獒龙】词不达意05

孤城万里:

——

马龙问许昕,你跟张继科熟吗?

许昕说七成熟,他到现在还欠我750卢比呢。

——

方博来的时候是一个大清早。

人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上手就开始砸门板,张继科憋着天大的火气去给他开门,马龙坐在床上懵了半天,然后也从床上爬了下去。方博进屋的动静很大,跟张继科打完了招呼就开始扯着嗓子叫马龙,说龙哥,想我了没,你上次要的小尖椒我叔托我给你送来了!

张继科看了看皱着眉的马龙,又看看一脸朝气的方博,然后对方博说:别嚎了,失忆了。

啊失忆了,失忆好啊失忆你就不用担心他再把小尖椒磨成粉下你牙膏里了……啊?!失忆了?!

马龙舌头在唇峰处飞快地舔了一下,压下底气不足的一点尴尬。张继科靠着鞋柜看着他们俩面面相觑,撇了撇嘴,最后还是没忍住笑了。


方博是从四川来的。根据张继科说,以前跟着他叔一起开火锅城——是从事食品服务及销售类行业,方博纠正——现在想自己跑出来单干。

张继科说你帮我看着他点儿,就你能看住他了。然后转头去打电话,方博叫着干什么干什么,别趁着这时候瞎说我坏话。张继科不太友好地翻了个白眼,打电话给了许昕,叫他给方博找间房子。

方博趁着张继科打电话的空档里暗戳戳地跟马龙说,龙哥,我是你最好的朋友,特别好,欠钱不用还的那种好。

于是马龙想,这个人应该也欠了自己很多钱。



许昕在五个小时之内帮方博找了一个黄金单身公寓。因为张继科说如果方博今天在他家过夜他就把人和那些小尖椒一起打包运到他家。

许昕找到的公寓据说是那个片区的最后一套,离三里屯特别近,花天酒地风流成性黄金单身汉的首选,方博说这串形容词怎么听着都不是好话,除了最后四个。许昕说,得了吧,给自己贴金的时候你倒是从不手软。

许昕这么说着的时候方博正抱着他的小尖椒坐在副驾上,随后嘁了一声,说你副业搞房地产的吧,怎么能这么快找到房子,我还想多留几天近距离观察一下那俩人顺便重新跟龙哥套套近乎呢。

许昕说你省省吧。

十字路口塞成长龙,一溜亮起的红色尾灯。

方博发了一会儿呆,然后又不死心地问,那,这算是好事还是坏事啊?

不乐观的说,没谱。

等于没说。

许昕叹一口气,前面有车大头一拧横插进车道里,气的他噼里啪啦拍起了喇叭。

——


这天晚些时候下了一场小雨,听声音挺重的,一下子也分不清到底是雨还是小雹子,总之噼里啪啦响了一通,脆生生。

马龙站在便利店的门口,攥着一杯热饮料。他忘了带伞。

钢筋水泥和玻璃幕墙向上生长,在顶端的电子屏幕上开出绚烂的花,结出名为这个城市的果子。每一个人都行色匆匆,忙着找工作,找朋友,找房子,找学校,找补习班,找一个恋人,或者,像他现在这样,找一段被消抹掉的记忆。

马龙觉得自己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假期还没有用完,白天的大多数时候他待在家里,晚饭过后,他会一个人出门走走。

除了失去记忆后刚开始的那几天,张继科很少会在十点前回家,也很少说一些关于他自己的事情,于是马龙也就不去追问。

最近他总是会觉得很累,两个人相处的时间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多,但是他们相处起来的大多数时间都很融洽,极个别的时候,张继科会忽然吻他。

而每当这个时候,他心中总会有警报响起来。

在某个清晨醒来后,马龙的记忆深处出现了一颗树。

是一棵十分高大的榕树,树冠从中间分向两边生长着,枝干上垂下来很多蔓长的气根。

他问张继科,你知不知道这样一棵树。比泰姬陵高一点,生长目标是80米。

张继科想了半天,然后问他:为什么是泰姬陵?

比泰姬陵高一点,从中间分裂成两株,向着东西两个方向生长,根须缠绕在地下,紧紧相连。

比爱情高一点,比生命矮一点。

马龙只是觉得,如果自己能找到这棵树的话,应该能想起很多东西。

——

马龙在张继科的手机里发现一张照片。

照片里只有他一个人,站在来往的异国的人群里抬起头,他带着帽子和墨镜,穿着白色的夹克外套。

马龙问张继科,你给我拍的?这是在哪里?

张继科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他看了一眼,回道:印度阿格拉。

——

那天晚上马龙做了一个梦,他在一条路上慢慢地走,路延伸到很远的地方去,他走了很久,最后终于走累了,于是他停下来,看着一个出现在视野尽头的,白色的建筑发呆。

然后他听见有人在叫他。

马龙,笑一个。

他转过头,看见张继科和他背后那棵高大的、繁茂的树。

马龙醒了过来,床头灯开着,而张继科侧卧在他旁边,上半身撑起来一点,在看着他。

……你回来了?

马龙的声音有些发哑,他眼中涣散了片刻后又重新凝聚起焦点,张继科把绕在他脖子周围臃肿的毯子向下扯了一扯,睡衣领子已经被汗水湿透了,现在才后知后觉地感觉到不舒服。

张继科问他,你做梦了?

马龙张了张嘴,他又开始觉得头痛。

我不知道,他忍不住呻吟了一声:我想不起来。

没关系。

张继科这么说。然后他伸出手,掌心的纹路深刻,过往与未来清晰地镌刻在他的生命线上。张继科用手掌贴和马龙微微发冷的额头,蹭掉上面一层细密的汗水。

时间有很多。


马龙看着他,琥珀色的眼睛疲惫又宽容。他忽然想问问张继科,问问他到底是什么让他这样的辛苦。

可是他没有。

——

TBC…

评论
热度(741)

© 密涅瓦的猫头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