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涅瓦的猫头鹰

一个疯子
与西皮狗

【獒龙】词不达意11

孤城万里:

你们什么时候有了已经虐完的错觉?【doge】

———

张继科确实醉的的不轻,许昕被两个人压在最下面的时候是这么想的,他们两个好沉。

他开着车凌晨三点把马龙送到方博的酒吧里,按照方博说的如果让龙哥自己来他极有可能可以直接过来吃早饭——所以许昕当司机来了,结果马龙在把张继科从沙发上拽起来的时候这个一直翻来覆去不肯配合的醉鬼忽然睁开眼睛,然后许昕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人就已经看到了方博精心装修的酒吧天花板。

张继科的头枕在马龙胸口的位置,忽然间就安静地睡着了。马龙被他砸的好险没喘上一口气来,方博费劲地帮他掰了半天才把张继科紧紧钳住他后背的胳膊扒开,等许昕爬起来的时候眼泪都快下来了。

好疼,他说,后脑勺磕到了。


——

“你为什么不喜欢我了?”张继科闭着眼睛,支离破碎地吐出这么一句。

“你为什么不喜欢我了?”

他问,不知道是问给谁听。

马龙知道张继科这个人在喝醉后大概会变的有些不正常,但是究竟能不正常到什么地步还从没有过统一的定论,所以他现在也不知道,一切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他摸了半天才和许昕合力从张继科的身上摸出家里的钥匙,然后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扒了他的外套把人拖进卧室里,张继科醉的七荤八素,还知道紧紧地扯着马龙的衣服不松手——扯的位置极其玄妙,在蝴蝶骨往下一点的位置,马龙连金蝉脱壳跑路都做不到。


许昕蹲在卧室门口看他一个人挣扎了半天,最后很没出息地先跑了,按照他说的,明天科室里至少得有一个活人顶班,鸡蛋不能搁在一个篮子里。马龙无语半晌,最后姿势别扭地坐在张继科的床沿,现在的张继科比六七岁的小孩讲道理不到哪里去,他只能哄。

“我喜欢你,我也讨厌过你,可是我喜欢你的时间是好几年,讨厌你的时间只有十分钟,所以总的来说我喜欢你。”

“你为什么要讨厌我?”

“如果我跟你说了,你会改吗?”马龙为他擦拭干净脸,然后帮他把被子掖好。

张继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现在这双眼睛现在看上去特别的听话,特别的委屈。

他说:嗯。

马龙迎着张继科的这双发红的眼睛有些呆滞地跟他对视了片刻,片刻后他脸上露出了一个难过的表情,然后他笑。

睡吧。

他说。


你不会。


这一整夜马龙都没有合眼,直到凌晨五点多的时候张继科翻了个身,松开了他的手。马龙撑着快要变形的腰椎站起来,他在客厅里溜达了一会儿,觉得有种奇怪的空旷感,他想了很久,最后终于发觉一些零碎的小件没有了,他又去了一趟厨房,发现柜子里有将近一半的碗碟全都不见了,最奇妙的是连筷子都只剩下了一双,勺子自然也只有一只。

马龙古怪地笑了一笑,有种自己被当成可怕病菌的错觉,存在过的痕迹被清除的很干净,以至于有了一种矫枉过正的倾向。马龙在客厅里无所事事地呆坐了一会儿,最后他觉得有点渴了,可是自己并没有可以用来喝水的杯子——那也只剩下了一个,而张继科那样的洁癖一定不会乐意同他分享的。

后来马龙离开了,就像几天之前他下定决心不在踏入这个地方的时候一样,关门的时候很小心,没发出一丝声响。

只是这一次走的时候他忽然升起一种奇怪的盼望,想如果张继科这个时候从卧室里走出来的话,他想和他好好谈谈,可是就连他自己也知道,这不可能。

下一次吧,下一次。

于是就像一直以来重复发生的错误那样,张继科没有说出口,马龙也没有问出声,一个人没有出现,另一个人也没有停留。

只是想着,下一次吧,把一切都说开。




——

人有些话不说清楚别人永远不会明白,所以不如接受一个现实,那就是没人能和另外一个人永远心有灵犀,也没人能永远体谅另一个人的所有。而正因为如此人类才有了语言,丰富的词汇,来表达自己的感受。

许昕想,秋天的大理石应该会很冷。

因为他当时站在一条灌木绿化带后面看着所有发生的一切,他没有听见电话里两个人说了什么,但是他看见马龙的脸忽然变得很白,像被人活活砍了一刀一样,手指颤抖地收紧扣住长凳的边缘,仿佛下一秒就会支持不住。

许昕半夜三更在微信上给张继科传送心灵鸡汤,说你听某某大师讲了吗?人啊是很聪明的动物,因为太擅长趋利避害,所以总是选择对身边至亲至爱的人残忍,因为笃定了他们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离开自己的人。你不要成为那样的人。


张继科觉得他莫名其妙,随手就给拉黑了。


——

当许昕好歹帮马龙租到一间单人公寓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这大半个月来无论是张继科还是马龙像从对方生命里彻底蒸发了一样,方博说,确切的来讲,是升华——没留下一点点痕迹。张继科那边一点异常的动静也没有,不问是谁把他送回的家,也绝口不提那天跟方博喝酒的事情,搞得方博自己都要怀疑是不是这个也受刺激过大,直接把这段时间的事儿整个忘了。

许昕用单位里那台开业时就在用的十年大屁股台式机一点一点地抠着海报图案:真不是我说,那是玘哥现在不在这边,要是这么些年零零总总的那些破事儿一口气全告诉他了,他能拿折凳把张继科打满一整圈绕城高速。

方博嗯了一声说你看这俩人复合的概率有多高?

许昕奇怪:你就这么笃定他们俩一定崩了?

那我现在开个盘的话你敢押他俩没掰吗?

许昕含含糊糊地唔了一声,然后他说:根据我这段日子的观察,龙哥有些冷静的过头了。

方博说那巧了,按照科哥这一阵子的表现,形式也不太喜人。


有了,许昕和方博隔着手机一拍即合,眉来眼去,干柴烈火。

可是问题是,他俩谈恋爱,咱们俩瞎起的什么哄啊?

你懂个屁。许昕骂:半个月前小远偷偷开了个盘,押龙哥跟继科和好的和不和好的各自五五开,我的老婆本全指望这一回了。


——

TBC……

虐完了【大概】

下章开始解决问题吧,赶紧面对面不管干什么怎么干都好再拖下去我也受不了了……

评论
热度(623)

© 密涅瓦的猫头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