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涅瓦的猫头鹰

一个疯子
与西皮狗

【文评】红气球/追台风的人

世上无囡:

若有人如台风,突然闯进你生命里,你是要留下一屋狼藉,还是跟着台风走呢?




《青春残酷物语》by @墙纸 


 


台风蝴蝶登陆的那一天,另一只蝴蝶被风吹着飘落在马龙面前。


他的翅膀上还沾着未被雨水冲刷干净的血迹,红得鲜艳,像他小时候见过的红气球。


铁皮招牌掉下来,把气球压破,只剩残碎的气球皮。


远在柬埔寨的蝴蝶扇动了一下翅膀,香港上空刮起台风。


 


张继科和猫一起搬进马龙的旧公寓里。


钨丝灯泡电压不稳,光亮明明灭灭。


电视机很旧,声音嘈杂。


沙发破了皮。


暴雨打在玻璃窗上。


这公寓和马龙一样老。


 


张继科和猫一样年轻。


年轻的张继科把他的气息一点点注进这栋老旧的公寓里。


他身上若有若无的烟味。


头顶的红气球。


桌角边的猫。


 


张继科和马龙围着旧圆桌一起吃饭。


酱油拌饭,猪排便当,番茄炒蛋。


猫在他们脚边舔着过期牛奶。


红气球顶着天花板。


 


马龙的梦想是平安工作到退休,然后去乡下买块地养老。


张继科的梦想是赚钱去欧洲念书。


马龙说,张继科,我和你是一类人。


他们像两条蛇一样缠在一起。


 


气球一直飞,会不会飞到宇宙。


蝴蝶一直飞,能不能飞到欧洲。


可气球连公寓都飞不出去。


 


张继科的妹妹死了。


他为了赚钱救没见过几面的妹妹,从柬埔寨跑来香港杀人。


两万块钱,一万被扣,一万被吞。


妹妹的尸体在医院腐烂。


马龙说sorry,sir。


超人在外太空旅行,肺里的氧气被一点点抽离。


 


马龙说他还蛮怕死的。


可谁不怕死呢?


活着还可以吃烧鹅,看电影,睡到自然醒。


为什么要死呢?


他问张继科,你说是不是?


张继科说,是。


 


张继科走了。


陈太太死了,秦sir死了,肖战伤了。


那些人像蜘蛛吐出一层层的丝,要把蝴蝶缚于网中。


可台风是困不住的。


马龙摘下警帽。


“我不是警察。”


“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渔具店的鱼缸碎了,鱼在地上跳。


火锅店的白菜叶子发黄。


玩具店的阿敏交了新男朋友。


双肩包里有妹妹的照片。


阁楼上喝的奶茶味道不错。


公寓里有一只猫的尸体。


偷金链子的小偷,从楼上跳下去的时候,在想什么?


 


为什么没把猫送走?


为什么要去找张继科?


他是蝴蝶啊,台风蝴蝶啊。


是不是人只有在遇见某一个人时,他的青春才算开始。


 


张继科回黑市打拳,攒钱想再见马龙一面。


一面过后呢?


没有过后了。


人是不能贪心的。


 


马龙先一步追着台风来了。


他们在廉价旅馆里做爱。


窗外雨很大。


一如台风过境那天。


但他们终究不是一类人。


 


张继科变得怕死了。他从前是最不怕死的人。


马龙开始抽烟。


 


有流浪狗来讨食,撞伤了腿。


为什么不听话快点走呢?


为什么一定要做同类人呢?


 


一起逃走吧。


迎着远处通道的光。


在风声和雨声里飞奔。


 


如果蝴蝶飞不到欧洲。


那不如退休后去乡下买块地养老啊。


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我一个人也挺好的。


不过,要是多个你,多只猫,多条狗。


也还不错啊。


记得买袋米,还有葡萄味的洗发水。


 


橙子滚了一地。


牵着气球回家。


猫跳下了窗台。


马龙隔着蓝色的水槽,看到了张继科的脸。


砰地一声巨响。


有人一拳打碎了玻璃。


他们头破血流。


终于能拥抱在一起。












《青春残酷物语》是我最喜欢的墙纸太太的文。看文的时候这边总在下雨,空气潮湿,天色昏暗,连吞吐空气仿佛都是粘稠的。雨水浸入身体里,从骨子里往外冒着寒气。


只有公寓里摇摇晃晃的红气球,一闪一灭的灯泡,旧沙发上打盹的猫,带着暖意。


两人围坐在圆桌边吃饭,只有这种时候,才仿佛从泥水中探出头,深深吸了口气。


 


青春的残酷就在于,来不及拥有。这篇文里的马龙和张继科都没有青春。一个提早衰老,一个无力振翅。


蝴蝶飞不过沧海,却能让香港下起雨。


张继科来到马龙面前,他们隔着蓝色水槽看见对方的脸。


 


张继科的梦想是去欧洲念书。因为这是他妹妹的愿望,而她有心脏病,最后死在了医院,连尸体都快腐烂。


马龙的梦想是平安退休,在乡下买块地养老。后来他不做警察了,跑来黑市打拳,为了和张继科做同类人。


 


遇见一个人,是否真的会改变一生?让你头破血流,满身狼藉,也要追风而去。


马龙是否在张继科身上看见了自己,固执的认为他们是一类人。


 


谁会没有青春呢?


火锅店的阿明想和小姐私奔,最后被打断了腿。


偷金链子的小偷在楼顶纵身一跃。


他们难道没有青春吗?


 


 


这篇文的风格一如墙纸太太往常的文风,描写很短,话语也很短。他们的情绪我来不及揣摩,故事推着他们往前走,蝴蝶在网里振翅,我在故事外看着他们的困兽之斗。


每当我的视线落于字上,它就拽着我来到台风天的香港,来到老公寓面前。我站在树下看他们救下湿淋淋的小猫。跟在他们身后走过渔具店,黑布街,火锅店,玩具店的阁楼。


然后坐在张继科的汽车后座,看秦志戬的血慢慢浸透椅背,看陈太太躺在地上惨嚎,看肖战汗如雨下的求饶。


那一丝丝的痛快也很快消散无踪。


他们终究还是没能逃出去。


 


全文我看了三遍,结尾尤其看了四五遍。太好了,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的好。如同一部电影,镜头昏暗,色调偏冷,剪辑干净利落,故事节奏紧迫。让人提着一口气看完,在片尾字幕打出后才长长的吐出来。


我个人非常喜爱又非常受不了的一点就是平淡日常下的暗流涌动。他们在公寓里吃饭,聊些街头巷尾的闲事的时候,香港的黑帮正在看不见的地方悄悄攥紧了手。这些暗流一点点堆积,最终打破了水面,迸发出最激烈的力量与情感,便如巨浪拍打在礁石上。浪花碎了,石头还在。当他们在通道中并肩奔跑的时候,我真的幻想过会有以后,然而一切终结在两声枪响。


那就这样吧,这样也不错。香港TVB有句很有名的话,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齐齐整整。


一狗,一猫,两个人。


他们头破血流,终于能拥抱在一起。


 



评论
热度(112)
  1. 密涅瓦的猫头鹰朱囡囡 转载了此文字

© 密涅瓦的猫头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