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涅瓦的猫头鹰

一个疯子
与西皮狗

【祖震】黑灰 之二

xx_xx:

AU双教授 送给 @什么都没有 




基本没情节 非常可怕 




丢失部分请戳长微博




之一




===============================




  黑灰 之二




  




  Daniel的课总是坐得很满,隔壁环境科系的学生也常来凑热闹。环境伦理硬要说也能跟生命科学扯上点关系,可念到master各人的研究分野已有不同,完全和这课搭不上边的人也有。




  大家都知道Daniel倜傥爱开玩笑,却不喜浑水摸鱼的;因此当他说话,每个人都在沙沙地记笔记,邀功讨赏也等下课。




  只有一个人没动,手指间转着支笔,皱着鼻子看他。




  Daniel认得他,是那个让张震破下限的小朋友。二十岁出头一点点,敢想敢做,粉身碎骨浑不怕。Daniel把幻灯片翻过一页,觉得他果然很懂怎么引人注目。




  下课了别人都一窝蜂地围着Daniel,他偏等人群散尽后才懒懒地追上来。




  “教授,今晚不是要交data?”小朋友说起话来口气倒蛮沉稳,只是没有他佯装的那么真挚:“我算了好几通宵,今天早晨却找不到那张form,可能打扫房间时夹在算纸里丢了。”




  他本该跟Daniel保持一段道貌岸然的距离,却故意多走几步站在跟前。Daniel高一些,低头就能望进他眼睛里。




  “怎么办啊,”他说:“教授?”




  并没说什么出格的话,但示弱本就是种若有若无的引诱。Daniel若年轻十五岁大概也会这么做,那时他还觉得谈情不仅为爱,也是种收藏与成就。




  可惜他自己最不吃的就是这套。




  “怎么办喔……”Daniel说,凑近他耳朵,好像怕声音低低柔柔地他听会不见。




  早已不是少年,却还未到青年。人说七八岁的男孩讨人嫌,其实这年龄才最难将息。




  “专科homepage可以下载到新表格,”他说:“宽限你到明天囖,good luck!”




  他径直走过楼梯拐角脸上才浮出点笑。欺负人并不值得炫耀,恃强凌弱也不是功德。




  但毕竟很有趣。




  无由来的,他忽然很想见张震。




  那晚后两人的关系没有任何变化,不温不火停在原地,仍当彼此是老友损友的最优解。




  明明他离开时张震还有吻他。手肘挂在脖子上,五指摩挲他的发;从唇吻进嘴里,险些又做起来。




  他拣起沙发背上的外套,张震向他挥手。




  酒已醒了一半,口腔里甘辛的滋味也互相舔净。




  “路上小心点,”张震说:“明天见。”




  Daniel想着,已来到了张震的办公室门口,Schedule贴着“在室”。他敲敲门。




  “Come in。”




  张震正埋头在一堆文卷和档案里,看到是他,有点吃惊。




  “稀客哦。”




  “不欢迎?”Daniel说:“刚结束共通课,你们的学生好active。”




  “那不很好?”张震推开面前的键盘,端起茶杯去续热水。




  “你这两天在忙什么?”Daniel说:“还在审稿?”




  “对。”张震低头呷一口茶,慢慢踱回桌边:“本来前天是deadline,我这边时间实在太紧,只好向主编告饶再延两天。”




  他把茶杯放一边,顺势倚在桌上。




  “不好好做功课?”Daniel抱着肩:“嗯?”




  张震笑着,他一手撑着桌面,坐姿舒适惬意。




  “那要怎么办啊,教授。”他说:“不如暂且原谅我这回?”




  你的小朋友今天也这么说。Daniel心想。但他不会说扫兴的话。措辞虽然一样,语气终究不同,张震的嘴唇并没有紧紧抿着,反而留下一丝缝隙,好像在等他来吻。








  →丢失部分←








=============================




写在后面




“你 这么的身世




   我 亦一般身世




   你 不怎么高贵




   我 亦不假装羞愧”

评论
热度(124)
  1. 密涅瓦的猫头鹰xx_xx 转载了此文字

© 密涅瓦的猫头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