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涅瓦的猫头鹰

一个疯子
与西皮狗

【祖震】黑灰 之三

xx_xx:

  送给永远的布哥 @什么都没有 从一而终爱布哥


  AU双教授,丢失部分请戳长微博查看


  之一 之二


=======================


  黑灰 之三




  UCA的合作科系派了一支研究group过来交流,傍晚的欢迎式加discussion过后,教职工都留下来参加聚会。这群人里有一个他们求学时期的前辈,四年college生涯也是醉生梦死浪荡无比,不知怎的竟安下心捱过PhD,在研究所里谋了个位置搞起学术。


  多半因为性格里磁极同性的排斥,Daniel不太喜欢这人。无奈他还没来得及逃,Henry Chou已向他笑吟吟地走来;左右避不开,Daniel只得从善如流地堆出一脸教学式的好意,同他握手言欢。


  两人虚情假意地揶揄了一番学院的福利水平,Daniel正心不在焉,忽然听到系长招呼张震的名字,手边拉了个同一area的研究者给他引见。张震今天穿一件灰西服,西服上慵懒地爬着米色竖条,很敛。


  “Chen Chang,”Henry追着他的视线捉到那头的人,暧昧地呷了口起泡酒的浮沫。


  被戳破Daniel也不尴尬,镇定自如地抬起眼递出一笑:“你还记得他吗?Prof.Tompkins的学生,修环境伦理的。”


  “怎么不记得?”Henry说:“他当年好迷你。”


  很久没人再说过这话。这些年里张震和他关系很好,两人同样出色,站到一起难免被比较,熟一点的还会往另一方面开玩笑。


  “谁不迷他?”Daniel从容招架:“可惜现在project多如山,都没空混在一起玩了。”


  Henry低笑着摇头:“游戏人间你最大,别人哪里赶得上你?”


  “你猜我怎知他迷过你?”他眨眨眼,抬起手与Daniel的视线平齐:“因我当年也好迷他。”


  名片交换过几张,张震要开车,端着半杯软饮,走向门口盘算着打招呼告辞。


  经过Daniel身边,被他截住:“Hey,好巧。”


  张震见他光鲜亮丽地倚在长桌前,被酒精与轻软的人声镀得十分耀眼:“Cheesy pickup lines。我论文大限要到,先回去了。”


  “嗯…我也想溜走。”Daniel不依不挠:“载我一程啊。”


  他们蹑手蹑脚地从后门偷跑出去,飞快走下大厅中央的旋梯。通往正门口那一小节走廊里有个卫生间,Daniel步子慢了点,张震以为他是晕酒,停下来看他;却不想他诡秘一笑,手心在张震肩头一搡,将他推入门里。


  小室里只有两个隔间,Daniel把他抵在洗手池上吻他的嘴。苏打水的碳酸在味蕾上摩擦,分解,每粒气泡都在微缩的分子世界中引爆一声轰雷。张震的手在他腰里游移着,最后还是把他推开。


  “Daniel。”他语气很平和,脸被Daniel双手端着动弹不得。Daniel一只膝欺入他两腿间,藉着变质的重力若有若无地磨蹭;要再向下,张震的手忽然使力,坚决地隔开一段警戒距离。


  Daniel拉住那只腕将他拖进深处的隔间,使出一点蛮力兼一点哄诱,胁迫张震坐在他膝上。


  “喂,公共场所啊。”张震说。他挣了挣与Daniel纠着的手。


  “说起来你还有前科喔,professor。”Daniel说。他从张震腰间抽出一个衬衫的角,不紧不慢地钻进几支手指。凉的手指触到皮肤,张震轻轻发抖。


  “说不要就放过你。”Daniel找他衣领下凸起的骨。


  “不要。”张震抓着他的下巴,抬高角度令两人对视,表情好气又好笑:“no thanks。”


  他从Daniel腿上挪下来,整整衣领打算出去。


  Daniel追上他,抱着他的肩贴在门上:“我就不行?”


  “很怪啊,”张震说:“像谈恋爱。”


  “怎样?跟我爱不起来?”Daniel逼他。


  “谁不爱你?”张震笑他:“万人迷。”


  “那来啊。”Daniel说。


  张震看着他的眼:“你不要混淆概念。”


  “来爱我啊。”Daniel也看着他的。


  张震要抗辩,被Daniel堵着嘴吃掉每一句婉拒。这时有人推门而入,旋开龙头在池子边洗手;Daniel捉着他的手,张震不从,表盘磕在门板上动静很大,引得来人关了水来听。


  两人一声不吭地在门板上扭来扭去,没坚持过有礼有度半分钟就开始认真攻守,Daniel以前爱玩橄榄球,三两下把张震严丝合缝地扣住不动。


  “来啊。”Daniel说,静悄悄地在他耳垂上落一个吻。


  “来让我爱你。”那个吻滑到唇上,慢慢地加深。


  对面泄了气,忿忿地叩叩门:“Get a room!”


  张震闭着眼,两条手臂环着他的脖子。这个人作风彬彬有礼,接吻也如交际舞,张弛有度地把握着节奏;眼下每一步都被Daniel打乱,前进踩到脚跟,后退濒临跌倒。Daniel也陪着他,两人一同在舞池里笨拙踱步,鼻尖相撞,牙齿磕碰,血掺入唾液在口角垂落粉色的丝。


  好像初学者,好像小恋人,白天吵架黄昏复合,等不及夜晚便要偷欢。花三天两宿抄了整本情诗,自以为爱恨都已精熟,得到一句美言仍面红心跳,分开一夜依然被思念折磨得哭。




→丢失片段←




=====================


好久不更,慢慢填老坑

评论
热度(97)
  1. 密涅瓦的猫头鹰xx_xx 转载了此文字

© 密涅瓦的猫头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