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涅瓦的猫头鹰

一个疯子
与西皮狗

【祖震】黑灰 之六(完)

xx_xx:

AU双教授 送给my布哥 @什么都没有 


第一篇祖震,和my布哥的缘起


天生一对


之一 之二 之三 之四 之五


=================


  黑灰 之六


 


  张震拉开窗帘,落地窗外精美地镶着LA光芒璀璨的夜景。


  六点半下飞机,九点学会,硬邦邦地坐上八个钟;就着酒店的轻食发完最后一封mail,差一刻十一点。


  张震舒展手臂,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大城市哪座都没两样,盯久了亦觉乏味;他想去冲个澡,一脚迈进浴室却听见玄关传来铃声。


  他看了眼挂钟,门口又说:“客房服务!”


  张震有些吃惊。他很快走过去,无奈地卸下安全链把门打开:“客房服务还说中文喔……”


  Daniel双手插袋,脚下搁着一个登机箱:“用户心理学嘛。”


  张震侧身让他进屋:“你怎么来了?吓我一跳。”


  Daniel不慌不忙解下大衣,坐在沙发上舒适地交叉着腿:“你还记不记得Tony Leung?”


  “嗯?”张震给他一杯茶,看着他笑眯眯地吹散杯沿的热气:“……记得啊,大前辈。今年不是要在N刊发第二篇了?”


  “他这个人好有趣,听说会专门搭机去伦敦,在Trafalgar Square坐一下午喂鸽子。”


  “喔……”张震苦笑:“这爱好还蛮贵的。”


  “找灵感啊。”Daniel点点额角:“像我这周连搞三天实验就觉得脑子有点怪。”


  “……”张震被他绕了一个好大的圈:“所以你也来喂鸽子?”


  “不。”Daniel把茶喝干,冲他一笑:“我想你啊。”


  张震拿他没辙,又被他搪塞,柔声细语地哄去洗澡。


  热水淋在身上,倦意一点点地浮起来。张震撑着墙,模模糊糊地听见外面脱口秀节目的声音。他有些想跟着笑,眼皮被水流刷得下沉;好几股声音时断时续地涌进耳朵,仿佛Daniel的来访是个发烫的梦。


  千里迢迢飞来参加会议也是梦,八年任期也是梦,拥抱、亲吻、无底线的触碰也是梦;好像才刚通过学位审查,好像离毕业都还早。


  他摇摇头,围着毛巾走出门。Daniel抱着臂在沙发上看电视,如同一只安静的猫科动物。


  张震咕哝着说:“你也去啊……”


  他靠着一对枕头,疲乏地看着Daniel走进浴室,浴袍从肩膀溜到线条漂亮的小腿。梦中那个年轻的他觉得满足又疯狂,床上这个湿漉漉的他却觉得平稳而熟悉。


  二十三岁的张震好奇地支在虹膜后面,透过他的眼盯着毛玻璃中影影绰绰晕开的人形。


  Daniel的影子。他似乎正抹了一点香波怡然自得地擦着头发,嘴里还唱歌,调跑到一塌糊涂。


  “好了。”张震对自己说:“以后还有得看……”


  他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有水珠滴一滴砸在他鼻梁上。


  张震睁开眼,发现Daniel撑着两只肘居高临下地看他。


  “……几点喔?”他下意识问。


  “十二点半。”Daniel说:“吵醒你了?”


  灯已关上,亮着的只有玻璃外的城市。张震端详着他沉在黑暗里的脸:眼睛天真透亮,和初会时也没什么不同。


  他拉下Daniel的脖子静悄悄地吻,身体里那个年轻的张震发出一声满足的梦呓。他第一次见Daniel是在棒球队的更衣室,头发剪得很短,荷尔蒙热血贲张地在狭小的空间里爆开。张震很迷恋那样的感觉,隔着一点距离看他,像肆无忌惮的末日贪欢。Daniel如同一件艳丽的消耗品,仿佛怎样都可以,又仿佛怎样都不行;像这样耗尽,像情人在一夜浓缩一生痴缠,光是旁观就胆战心惊。


  “Dan。”张震低声说。


  “故地重游——”Daniel替他拨去一绺挡眼的头发:“你还记不记得那次和CIT的交流会?” 


  “记得啊,你用八百毫升烧瓶喝high-ball,第二天变成全系明星。”


  “不喝我也是啊。”


  “没人告诉你那只瓶盛过线虫基液喔……”


  “后来我们就认识了。”


  “第二天还是我打电话给你prof告的假。”


  两个人一齐笑起来。


  “但那时候不是我第一次见到你,”Daniel说:“新生欢迎会前一天,有朋友约我去打棒球……我正换衣服,看到你冲完凉走进来。”


  张震有点错愕:“你一直背着身,原来有看到?”


  “喂,你浑身湿透站那边,我盯着看不是会很奇怪。”Daniel讪讪补充:“而且我也脱剩没几件啊。”


  “你可以直接要号码啊。”张震揶揄他:“还蛮符合你一贯作风。”


  “我是有想要过。”Daniel说。


  之后是短暂的沉默。张震猜Daniel身体里也有个年轻十岁的自己在偷听。


  “交流会两点半才结束,你开车载一群醉鬼回去。”Daniel回忆:“我坐你旁边,回程路上同你聊天。”


  “那时候我有想过要你号码。”Daniel若无其事地说。


  “反正后来也有了。”张震笑他。


  “我也醉得要命,说出口的话都记不清,只想赶快要到你号码。”Daniel说:“正要开口,却听你说你特别喜欢Jamiroquai,还打算在腿上留个刺青。”


  “我想,好巧我也喜欢。”他慢慢说:“之后就睡死了,错失良机。”


  四周应该很静谧,张震却听到时间的影子隔着窗沙声窃笑。


  “你还没讲怎么忽然过来LA?”他问。


  Daniel翻了个身,嘴唇饶有兴趣地抵着他的耳朵:“猜啊。”


  “难得提到Tony Leung,莫非他要挖角你?”


  “你还真是一心向学,我只想要个假期。”Daniel一只胳膊懒懒地挽上来:“你也需要个假期。”


  “再过三周就是新学期,你也未免太放松……”张震说。


  “都终身教职了还这么拼……”Daniel咬他,不痛,只有耳廓浅浅的瘙痒:“想和你一起。”


  张震无奈地问:“你打算怎么安排?”


  “嗯……想睡到十点半,吃个早午餐就去散步。冲浪,海钓,随便逛,看电影。”Daniel说:“养一条狗,这样比较热闹;每周要有一天出去吃晚饭,周末一起打棒球;不管怎样六十岁一定要退休,如果学校追杀过来,就逃到田纳西的农场种南瓜。”


  张震转过脸,两人离得太近,鼻尖触着鼻尖,睫毛差一点就要沾上。


  他久久看着Daniel:“你是在说假期?”


  “是说我和你啊。”Daniel微笑:“你愿不愿意?”


  好像一朵花开了很久,慢吞吞地熬过诱惑萌生的初春,焦渴烦嚣的酷夏,秋天过去一半,天气转凉,才许香味发酵,岁月结实。


  等了很久很久,瓜熟蒂落却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真正来到也没有什么惊奇或恐惧,张震想Daniel也是相同的感觉。


  他忍了半天想板起教学式的面孔,嘴还是不由自主翘起来笑:“认真点问啊……”


  Daniel眨眨眼,真的认真起来端着他脸:“我偷偷注意你很久,能不能把号码给我?”


  “不过好像又晚了一步……”他笑着咬张震的鼻尖。


  “听说你要结婚囖,Prof.Chang。”


  


  


  【完】


======================









right place, right time



评论
热度(153)
  1. 密涅瓦的猫头鹰xx_xx 转载了此文字

© 密涅瓦的猫头鹰 | Powered by LOFTER